<cite id="zfdnt"><video id="zfdnt"><menuitem id="zfdnt"></menuitem></video></cite><cite id="zfdnt"><video id="zfdnt"><thead id="zfdnt"></thead></video></cite>
<var id="zfdnt"></var>
<var id="zfdnt"></var>
<var id="zfdnt"></var>
<var id="zfdnt"></var>
<var id="zfdnt"></var>
<var id="zfdnt"><video id="zfdnt"></video></var>
<cite id="zfdnt"><video id="zfdnt"></video></cite>
<var id="zfdnt"></var>
<cite id="zfdnt"><strike id="zfdnt"><menuitem id="zfdnt"></menuitem></strike></cite><cite id="zfdnt"><strike id="zfdnt"><thead id="zfdnt"></thead></strike></cite>
<cite id="zfdnt"></cite>

定遠新媒體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絕世技工王欣然》—(經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2020-01-02/ 定遠新媒體/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正版小說《絕世技工王欣然》全文在線免費閱讀【完結+番外】「無彈窗+修正版」精彩分享《絕世技工》以下全原
正版小說《絕世技工王欣然》全文在線免費閱讀【完結+番外】「無彈窗+修正版」
精彩分享《絕世技工》以下全原文內容前往公-眾-號(惟月閱讀)閱讀完整版
搜索關注到【惟月閱讀】關注回復書名(絕世技工)即可閱讀精彩全文

以下非原文---------------------------

三個月后,入夜,京都帝王休閑娛樂會所,紙醉金迷,繁華奢靡的生活才剛剛開始。

南煙和往常一樣在后臺更衣室換衣服,打理著頭上精致的大波浪卷發假發,仔細的將發帶加固,生怕會掉下來。

劉海剛剛好蓋住疤痕,露出巴掌大的小臉和蒼白缺少血色的肌膚,拿出口紅給自己畫了一個妖艷的紅。

忽然鏡子里出現了一對男女擁抱纏吻的身影,呼吸糾纏間女人的衣服已經褪掉了一半。

南煙涂口紅的手頓住了,看著鏡子不知所措。

男人一雙狹長的鳳眼看向鏡子中的女人,慵懶的推開掛在身上的女人,目光好整以暇的盯在了南煙的臉上。

“蘇少,你怎么了?”

她是秦露莎,帝王夜總會舞臺上的臺柱子。

順著蘇少目光所至的方向一眼就看到呆坐在鏡子前的南煙,嬌俏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你怎么在這兒?”

“對不起,我馬上走?!?

南煙低頭快速離開,粗噶的聲音驚了男人一下。

男人長臂一伸意味深長的攔住了她的去路,語氣輕佻的問道:

“你叫什么名字?”

南煙微怔,心臟猛跳。

“蘇少,她就是個跳艷舞的臨時工?!?

秦露莎伸手拉開蘇少的手,柔軟的身子再次粘了上去。

南煙趁機落荒而逃.....

蘇少再看看身邊的女人,忽然覺得她身上那種濃烈的香水味兒很難聞,難聞的讓人想作嘔。

他厭惡的推開秦露莎,奪門追了出去。

剛才那個女人,有一雙像水晶一樣干凈的眼睛。

南煙躲進了洗手間,對著洗手間鏡子給自己上妝,盡快的讓自己的心情平復。

從南家離開后的那天夜里,冬兒突然發高燒。

南煙抱著冬兒去醫院,天下著大雨。

沒有人肯為她們母女停車,后來青姐停了。

幫她把冬兒送進了醫院,還把錢包里所有的錢都給了她。

錢里夾了一張名片,她便順著名片找到了這里。

青姐說,你不適合干這行,這行靠臉吃飯。

她知道,她已經不復從前容顏,連頭發都沒剩下幾根,就連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鏡子里的自己,又有那個客人會愿意多看一眼這樣的女人?

可是她不肯走,跪在青姐面前求她給個機會。

只要賺錢,她什么都肯做,不怕苦,不怕累,更不怕死。

然后,她就成了舞臺上跳艷舞的臨時工。

她是不是該慶幸,那時候自己那么喜歡跳舞,可是她跳的從來都是芭蕾,拉丁,如今...... 

舞臺的帷幕拉開,今晚的表演正式開始。

蘇少蘇宇諾老老實實坐在了一樓的VIP黃金位置,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舞臺中央。

“蘇少,想不到你也好這口?!?

身邊的友人打趣,蘇宇諾連頭都沒回不屑回答:“你們懂什么?你們看的是色,我看的是內在?!?

“內在?蘇少,你這么快就看到人家內,在了?”

幾個友人哄笑,打趣,喝酒,各自逗弄著身邊作陪的女人。

三個女人上臺,穿著清涼,性感,其中一個帶著黑色的蕾絲面紗的女人一出場就搶去了臺柱秦露莎所有的風頭。

秦露莎眼神恨恨的盯了南煙一眼,想到蘇少剛才看這個女人的眼神她就來氣,明明是個丑八怪,明明都是孩子她媽了,偏偏還要那么不要臉裝純情,迷惑男人,今天一定會撕開你的面具,叫她好看。

三個人合作跳了一段讓人血脈膨脹的齊舞后,帶著黑色面紗的女人走向舞臺中央9米高的鋼管處,開始了個人獨舞,秦露莎和另個女人小依就在旁邊陪跳。

南煙穿著金光閃閃的吊帶裙,腰細腿長,靈活如蛇。

纏著一根細長的鋼管妖嬈攀爬直到頂端,像個女王一樣俯瞰蕓蕓眾生相。

所有人屏住呼吸,因為一會兒南煙就會從那上面倒立,急速而墜下。

那么光滑的鋼管,她還帶著手套,稍有不慎墜入地面的話,必定血濺當場。

帝王二年前就是因為這個表演死過人,當時那個女人的頭直接折斷了,場面相當慘烈。

所以這個表演以后就再沒人敢做了。

這一個多月來,有很多人都是沖著這個表演,沖著這個帶著面紗的神秘的女人而來,會所的業績翻了好幾倍。

是人都有好奇心,誰都想揭開這女人神秘的面紗!

看臺二層,VIP貴賓區,修長的手指夾著透明的高腳杯,一雙鷹隼般的灰眸緊緊盯著鋼管上的女人,女人若隱若現的胸口有一個像刺青的東西,他腦子里突然想起了那個女人。

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至今還刺著一個名字。

現在想來依然掙扎般疼痛......


《絕世技工》精彩原文內容……請前往公-眾-號(惟月閱讀)回復書名閱讀完整版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竞彩足球交流微信群